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依依的博客

一个用文字做嫁衣的山里丫头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永远脱不了稚气的傻女人, 一个眼中世界太完美的女人, 一个从不愿服输的女人, 一个路走的不远但尝遍人生百味的女人, 一个与命运抗争的幸运的女人, 一个从大山走出来的有着山一般情怀水一般性情的女人, 一个一路走来处处留下风景的女人, 一个庆幸自己是女人的女人—— 山水依依!

网易考拉推荐

小院情怀【TANG YI YI】  

2015-06-10 17:13:19|  分类: 山里人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院情怀【TANG YI YI】 - 山水依依 - 一路山水情依依
 
   无论走多远,那里都是俺的家,生我养我的小院,始终在俺的心里生根发芽。
越是离开了,这些熟悉的地名反而常常在脑际活跃着。小时候整天在他的怀抱里依偎着,或翻山越岭挖野菜,看村戏、、、、、、也从来不在乎他的存在,现在就不一样了,偶尔别人一提到这些熟悉的名字就会砰然心跳,像是恋爱时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恋人,抑制不住的情感泉涌着。
   走过了山南水北,每个地方的名字也往往打着地方的烙印,印痕里弥漫的儿时时代的气息。比如:我出生的小山村名字叫复胜,当时所属的公社叫新民,这似乎一定是和解放后人们内心的期望有关了。你像“俄体”,也许是因为与苏联交接或是与内蒙接壤的原因。反正这名字是儿时记忆中的音调罢了。以及后来熟悉的乌兰浩特,呼和浩特,那一定是属于内蒙的影响了。这些个沟沟坎坎里藏着的寂寞小山村啊,实际有着数不完的青山绿水的神秘故事呢。更因为有了故事而被山外的人们知晓了。正如应了一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直到今天我仍在混淆着家的概念。传统的说法是女子一旦出嫁,她的家就是婆家。而我心中生根发芽的仍然是爸妈带着我们姊妹五个长大的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山村,还有那个大大宽敞的花石头砌成的院落。
    也许是自己的小显得长大的小院是那么的大,我们几个孩子可以尽情在其中玩耍嬉戏。三间拱顶的海青房(不知道为啥叫这名字,是因为房子四周的墙体是用青石块镶嵌着灰色水泥的缘故吧)是这个小院子的主体建筑,也是我们一家人二十四小时呆的是啊金最多的家!那请示缝隙里偶尔会钻出不知名的绒绒的草芽儿,我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小石头的时候就会沿着房子一周可以够得着的地方接连不断的拔出来。那被捻碎的草儿的汁液一会儿就把一双胖胖乎乎的小手染成了绿色,混着黑土可以把自己涂抹得像台上唱二人传的小丑。惹得妈妈姐姐们一阵的笑,那时我也会傻傻的笑起来,心里反而挺得意的,因为我可以给家人带来笑声啊。
    房子的西头是母亲养的机头大黑猪。每次我都喜欢跟在母亲后面,趴在矮小的墙头上看猪吃食的香甜劲儿,看得我都有点眼馋了。心想母亲让它们吃的啥东西,不就是山上的野菜吗?什么灰菜,刺菜,老苍子(也许是这样叫),还有人也会吃的苣荬菜,这些野菜混合着一些苞米皮儿煮了一下就成了猪猪的美食(起码我看着就是!)。就像那时我们过年时吃肉一样香呢!
    房前的大园子里有菜,有花,有果树,还有一口供应我们整个院子用水的老井。一口带着辘轳的水井。每次我喜欢听着母亲让老井的辘轳吱吱鈕纽摇出水,看着清甜的井水顺着垄沟流到菜园里,花园里,果树跟前,我心里就像自己喝着填列的井水了。我还喜欢笨手笨脚的帮母亲去解开井绳,倒出桶里的井水,瞪着眼睛,光着小脚丫跟着水流跑到水要到的地方。有时我还会拽着井架往那口黑咕隆咚的井里看几眼,心里一下子就会砰砰的,似乎里面会有瓶子里的魔鬼,一股烟喷出来,张牙舞爪把我拽到井里呢。一想着这些,我就“啊”一声赶紧跑开了。吓得母亲赶紧过来,以为我不小心掉到井里了。所以一个人在静静的午后,我再喜欢黄瓜花上的蝴蝶也不肯进园子里捉的。除非哼唧着让姐姐们陪着。
    那井边的小花园是我最喜欢的去处。在那儿我可以就着井水的映照偷偷地打扮自己呢。常常我会把五颜六色的花儿统统的摘下来戴的满头是,招惹得蝴蝶误以为我就是一棵五颜六色的花儿了。而母亲做的大酱的酱缸也在离井边不远的墙根儿站着,像俺们村里的二傻子,呵呵,黑黑的,一声不吭。每次我最好奇的是母亲用一根棍子,棍子头上有一块木板,在酱缸里上下翻腾着,像河里的漩涡,还冒着泡泡,站在一旁可以闻到浓浓的酱香味儿。写到这里我就特想吃母亲贴的大饼子,就着葱蘸酱,那时儿时玩累后回家吃的最美不过的美味了!嚼着还掉渣儿的大饼,甭提多香了!可惜现在找不到了。
    每次回家我都会让母亲做我小时候最爱吃的小米饭,大茬饭,高粱米饭,但咋吃都没有儿时的香甜了。这就是“物是人非”的缘故吧——东西依然,人在变!可母亲的爱永远在里面!常常嚼着遗憾想念起母亲艰难带大我们五个孩子的日子,那时却很热闹,很快乐,很幸福!我不能忘记那时母亲泪水伴着汗水的艰苦岁月,却孕育着我们几个熊孩子的童年的欢乐!那时的家就是母亲一手操持的院落和院子里一切——单调,温馨,七彩,快乐!
    这里是我永远的家!——复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的一个不起眼儿的小院子,我永远怀念你:小院!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