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依依的博客

一个用文字做嫁衣的山里丫头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永远脱不了稚气的傻女人, 一个眼中世界太完美的女人, 一个从不愿服输的女人, 一个路走的不远但尝遍人生百味的女人, 一个与命运抗争的幸运的女人, 一个从大山走出来的有着山一般情怀水一般性情的女人, 一个一路走来处处留下风景的女人, 一个庆幸自己是女人的女人—— 山水依依!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临江仙 徐昌图 赏析  

2011-10-30 11:42:58|  分类: 依依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ma1622405035《临江仙 徐昌图 赏析》

                                    徐昌图《临江仙》赏析

饮散离亭西去,浮生常恨飘蓬。 回头烟柳渐重重,   淡云孤雁远,寒日暮天红。

今夜画船何处?潮平淮月朦胧。 酒醒人静奈愁浓。 残灯孤枕梦,轻浪五更风。

【注释】

①浮生:一生。古人谓“人生世上,虚浮无定”,故曰浮生。 飘蓬:飘浮无定之意。

【词意演绎】

 残阳如血,红颜如酒。
  我深知,我不能做你杯中的酒。那么,能否让我的心,来做你手中的杯。喜欢的,是你嘴角淡淡的笑。沉溺的,是你眉间郁积的愁。亭外垂杨,容君暂系马。江南春尽,何事苦淹留?
  也许心太明白,只能相对无语。也许心太柔软,所以不敢多情。人生太苦,你只看那春柳千行,春花满眼,你只自管且饮且歌,醉眼迷朦。你看那长亭短亭,无非是虚设的留恋。你看那杯中斜阳,不过是血泪相凝。
  挥挥手,去吧。不必回头。仰天大笑,何必相送?酒已罄尽,情已阑珊。举杯一掷,我的心早已粉身碎骨。从此以后,伴你的,只有孤雁残云,连天衰草。夕阳已老,东风正倦,此时不别,且待何时。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弃儿,心在天涯的游子,无根人生,飘如飞蓬,有什么能够系绊漂泊的脚步,有什么能够沉淀飘流的心灵。
  只是今夜,你会在何处呢?江南天阔,碧水沉烟,在何处留连着你的画船?春潮带雨,晚来犹凉,可记得及时添加衣裳?你可知道,留在我眼中的你的背影,廖落如纸,孤单如一枚落叶。你用淡然的笑容制止我将落的泪,你用决绝的背影斩断我心里的伤。而你如何知道,你的眼睛会背叛所有的坚持。从此以后,不需要记起。因为有些人,有些事,早已流进了血脉,如何忘记。
  你的船舷上方,是否也有这样一弯残月呢?不要看太久,它太冷太瘦,会刺痛你的心。把它揉碎在水波里吧。看它柔媚地荡漾成一弯笑容,在你手上依恋。
  夜深了,去点亮你舱里的灯吧,即使它小小如豆,仍然是一种温暖。我能看见它的昏黄的光辉里,你的眼睛。睡去吧,前路依然漫长,风声渐紧,小船儿在水波里摇荡,黑暗仍然无边无涯,一波又一波袭来的浪,拍打着你的船舷,不要牵挂,不要相思,在这样的夜里,一切都已睡去,唯有梦在飞——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评解】

 黄昏送别,孤帆远征。回头重重烟柳,淡云暮烟。待到酒醒人静,只见狐枕残灯, 淮月朦胧。晨风轻浪,离愁更浓。

  这首词抒写了离别之痛,相思之苦。风格柔丽,抒情宛转。语言美,意境尤美。
         上阕以“孤雁”和“寒日”这些凄哀的景物,营造了一个悲凉的气氛,以此表达出作者离别之痛,相思之苦。语言美,意境尤美,抒情宛转。词末用了虚实相生的表现手法,想象了未来旅程中将要面临的顾忌,来表现出此时心中离别的哀愁。

【鉴赏】

 这首词所写的不过是前人作品中重复过千百次的熟悉别绪,并不新鲜;但就表现说,却实在很新颖。那熟悉别绪通过新颖的表现构成一系列情景交融、心物交感的意象。而抒情主人公的行踪、神态、乃至心理活动,也随之浮现于读者眼前。
        全词以“饮散离亭西去”发端,真可谓“截断众流”!“离亭”,是供人饯别的亭子。作者不写离亭饯别,也不写彼此惜别,却从“饮散”、“西去”写起,把这一切都抛在词外,省却多少笔墨!然而“截断众流”之后写出的那句词,却包含着饯别的场所和过程,因而被“截断”的“众流”仍然不可阻挡地涌入抒情主人公的心灵,也涌入读者的想象,行者与送行者走向“离亭”,到达“离亭”,开始饮宴,劝君更饮,依依不忍分手。这一切,都是离亭“饮散”之前连续发生的事,只要提到“离亭”,提到“饮散”,就不能不想。从“饮散”着笔的这个起句,的确起得好!正因为起得好,植根于这个起句的以下各句,才那样富于魅力。“浮生长恨飘篷”,是直接由“饮散离亭西去”激发的深沉慨叹。“生”即人生,乃抒情主人公自指。“生”而“浮”,已见得飘流无定;又“恨”其象断“蓬”那样随风“飘”荡,身不由己:则离亭饮散之后,虽说“西去”,实则前途茫茫!而于“恨”前又加一“长”字,自然使读者想到:对于这位抒情主人公来说“饮散离亭”并非破题儿第一次,而是经常重演的;第重演一次,就增加一分身世飘零之恨。这首词,大约写于徐昌图入宋之前,它所反映的个人身世,饱和着五代乱离的时代投影。接着写“西去”。“回头烟柳重重”一句,将身去而意留的情景作了生动的、多层次的体现。上船西行,却频频回头东望:始而“回头”,见送行者已隔一“重”“烟柳”,继续“回头”,则“烟柳”由一“重”而再“重”、三“重”、四“重”、五“重”,乃至无数“重”,送行者的身影,也就逐渐模糊,终于望而不见了。从行者方面说,情景如此;又何尝不然。“烟柳”乃常见之词,一旦用作“回头”的宾语,又用“渐重重”修饰,便场景迭现,意象纷呈,人物栩栩欲活,其惜别之情与飘蓬之恨,亦随之跃然纸上,动人心魄。头等者既为重重烟柳所遮,“回头”已属徒然,这才沿着“西去”的方向朝前看。朝前看,可以看见的东西当然并不少,但由于特定心态的支配,摄入眼底的,只是“淡云孤雁远,寒日暮天红。”“淡云”、“寒日”、“暮天”,这都是情中景,倍感凄凉。而那“远”去的“孤雁”,则分明是抒情主人公的象征。雁儿啊,天已寒,日已暮,你孤孤零零地飞啊飞,飞向何处呢?
        下半片以一问开头:“今夜画船何处”?问谁呢?当然不是问船夫,而只是问自己。以下各句所写,乃是想象中可能出现的情景,作为对问语的回答。船在淮水上行进,现在还未起风,“潮”该是“平”的;天空中“淡云”飘动,月光是“朦胧”的;离亭话别之际,为了麻醉自己,只管喝酒,但酒意终归要消失,一旦“酒醒”,,正当夜深“人静”,又有什么办法解愁;一个人躺在船里,“孤枕”、“残灯”,思前想后,哪能入睡?熬到五更天,也许会有点儿睡意,恍惚间梦见亲人;然而五更天往往有风,有风就起浪,即使是“轻浪”吧,也会把人从梦中惊醒;醒来之后,风声、浪声,更增愁烦,将何以为怀?这是多么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
      这首词从“饮散”写起,截去饯行的场景,让读者去想象;一问之后展现的画面转换和心理变化,又完全出于想象。其艺术构思,极富独创性。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