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依依的博客

一个用文字做嫁衣的山里丫头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永远脱不了稚气的傻女人, 一个眼中世界太完美的女人, 一个从不愿服输的女人, 一个路走的不远但尝遍人生百味的女人, 一个与命运抗争的幸运的女人, 一个从大山走出来的有着山一般情怀水一般性情的女人, 一个一路走来处处留下风景的女人, 一个庆幸自己是女人的女人—— 山水依依!

网易考拉推荐

山里人的故事——外婆的澎湖湾  

2010-06-03 20:28:02|  分类: 山里人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常会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而每次母亲都会说她好久好久没有这样的享受了。

    母亲是被迫嫁到北大荒的——被生活所迫。每当母亲说起往事总是泪光中闪着幸福。母亲姊妹五个,她是家中的老二,其实是老三,重男轻女思想一直使男孩女孩不能同排行。就如现在成了母亲的孩子的我们一样,也是五个,唯一的一个男孩。父亲是当兵的,是一个拿过真枪实弹,上过抗美援朝战场的老兵,年龄大母亲一轮。由于父亲识文断字,少劳动,而今二老年龄看不出太大的差距了,特别母亲要照顾我们五个累人的孩子,早早的给母亲饱经沧桑的脸上镌刻下了年轮,浸满了岁月的汗水和泪痕,也使得母亲自从嫁给了父亲后那几十年远离亲人的痛化作了无私伟大的母爱融化在我们五个孩子的血液里。

      母亲第一次回河南老家是二姐小的时候,第二次就是带上了体弱多病的我——四丫头。朦胧的记忆中,一路的翻山越岭,疲惫劳顿,整整四个昼夜的颠簸呀。母亲是真正的远隔千里看娘亲呀!我那时咋能理解母亲的期待与焦急,一路的哭闹不知母亲的心碎。直到走进了外婆家那薜荔斜侵的老屋才算暂时消停了。

     这里就是几十年来母亲魂牵梦绕的外婆家——洒满温馨亲情的老屋啊,也如而今的我带着孩子走进母亲的家一样。

     忘不了记忆中如韭的麦苗,如桃的棉花,如唱的乡音、、、、对懵懂的我来说,母亲家乡的一切都是新奇的。弯弯曲曲的老巷子里偶尔传来的叫酥糖的叫卖声,还有爆米花的轰炸声,都吸引着馋嘴爱闹的四丫头。这时,外婆总会从大襟的衣服下摸出一个手绢包裹着的钱袋儿,给我买下一些解解馋,而外婆一手带大的表哥表姐可没这个福气,那时我并不知道外婆生活的苦。唯一的舅舅因病去世的早,舅母扔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嫁人了,是外婆靠纺线织布维持着家用。

     外婆家不远处有一个大水闸,表哥每次我哭闹的时候都会哄我到那里玩。当我们居家迁徙到这里,它却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如风烛残年的老人。有时表哥也会爬上枣树给我够枣子吃。记得那棵老枣树好大,母亲说她小的时候就有了。古老的树干如外婆因劳累变得弯弯的脊梁,陪着外婆一家走过了多少年的风雨岁月。我喜欢吃外婆手做的腌菜,喜欢看外婆随纺车微微摇晃的背影,喜欢外婆包头的蓝白相间的毛巾,喜欢外婆的手擀面、、、、、更忘不了外婆烧麦秸火为我烘烤流着脓水的疮痂(水土不服,那时我全身会长出奇痒难忍的疮)。

     再后来,我随退休的父母来到了河南。那时,外婆的身体还很硬朗。但灾难不会因为人间的真情而停下剥夺的黑手。外婆还是病了,天使还是按时接走了我的外婆。外婆是我在外求学的时候悄悄地走了。而今我只能把思念留在记忆中那温馨的港湾,经常地掬起一捧让她汩汩的流在心田。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